冰河世界12天困难攻略

新煙堿類農藥已進入衰退期,呋蟲胺將何去何從?

發布日期:2019/9/16 8:33:58 瀏覽量:775

2019年,注定是農藥人最艱難的一年。原藥價格漲跌之間,沒有明顯規律,不該漲的上了天,該漲的不停下降。
  根據Phillips McDougall公司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農藥市場也是增長乏力。2017年,全球農藥銷售額達615.30億美元,同比增長2.6%。其中,非作物用農藥的銷售額為73.11億美元,同比增長2.9%。回顧即將過去的2019年,全球新上市或登記的農藥品種數量較已經到低谷的2018年毫無復蘇和增加的跡象,之前較熱的麥草畏也出現了市場爭議,一直在爭議中的新煙堿類殺蟲劑、毒死蜱等一批老品種市場越來越不明朗。
  近幾年,新煙堿類農藥一直處在農藥發展與變化的風頭浪尖上,在如此混沌的農藥市場發展趨勢之下,作為新煙堿類農藥的“新貴”呋蟲胺將何去何從?
  回首新煙堿類農藥最近10年的發展:2009年以來,呈現出逐年增長的態勢,并于2014年創造了33.45億美元的峰值銷售記錄,雖然2015年有所下滑,但在2016年銷售額又回升到近34億美元,2009-2017年的8年間,該類殺蟲劑的復合年增長率為3.3%。截止2019年共有10個產品(中國創制3個),在所有殺蟲劑大類中,算是比較多的。即使大熱如具有作用機制新穎、高效、與傳統農藥無交互抗性、對非靶標生物安全和對環境相容性好等特點的雙酰胺類殺蟲劑,從氟苯蟲酰胺問世到目前為止,也只有8個產品商品化或即將商品化的殺蟲劑品種。
  新煙堿類依然是全球銷售最大的殺蟲劑品類。但是,從產品生命周期看,已經是到了品類發展的后期,開始進入衰退階段了。以史為鑒,以史明志,我們一起透過新煙堿類農藥的發展歷史,看看呋蟲胺應該選擇怎樣的發展道路。
  新煙堿類農藥發展史
  1
  新煙堿殺蟲劑實際上是在煙堿結構研究(開始于1904年)的基礎上,開發、篩選和合成出來的一類新型的殺蟲劑。新煙堿類和煙堿類殺蟲劑都是作為激動劑作用于神經后突觸煙堿乙酰膽(nAChRs),但這兩類殺蟲劑的選擇性毒性差異很大:煙堿類對哺乳動物毒性高,而殺蟲活性有限;新煙堿類是高活性的殺蟲劑,卻對哺乳動物低毒。不僅對昆蟲神經系統具有很好的選擇性;而且具有觸殺、胃毒、內吸、拒食和驅避等作用;尤其是對刺吸式口器類害蟲如蚜蟲、葉蟬及鞘翅目害蟲有非常好的防效。
  01
  新煙堿類產品引入期
  以吡蟲啉為代表的第一代新煙堿類殺蟲劑的崛起,讓產品引入期沒遇到任何大的障礙。
  1993年,該類化合物以“新煙堿類”概念被提出,之所以不同于1904年開始化學合成的煙堿,區別在于前者殺蟲活性高、對哺乳動物低毒,后者殺蟲活性有限、對哺乳動物毒性高。新煙堿類殺蟲劑秒殺了當時的傳統殺蟲劑,一時間殺蟲劑劃分為新煙堿類和非新煙堿類,在產品引入期就風頭無兩,這在農藥發展史中估計連2008年上市的雙酰胺類也無法比擬。它跟有機磷類、氨基甲酸酯類、擬除蟲菊酯類、有機氯類沒有交互抗性,而且殺蟲活性高、對非靶標生物和環境的風險低,得到迅速發展,產品引入期就受到了各國農藥企業的重視。
  在新煙堿類殺蟲劑崛起過程中,作為第一代新煙堿類殺蟲劑的代表,吡蟲啉的出現給世界農業帶來了空前影響。而中國有幸在第一研發梯隊,并于1994年開始就由河北威遠、浙江海正、江蘇紅太陽等企業進行產品開發、注冊登記和原藥工藝探索,尤其是河北威遠為吡蟲啉以專利期內的產品進入在中國市場做出了不可忽視的貢獻。
  02
  新煙堿類產品成長期
  給新煙堿類戴了這么高的帽子,它究竟強在哪?
  首先,它是一種神經麻痹劑??在致死劑量下,可以導致昆蟲行動失控、發抖、麻痹直至死亡。在亞致死濃度下,可引起取食蚜蟲驚厥、排放蜜露減少,最終饑餓而死。
  其次,它與常規殺蟲劑沒有交互抗性,其不僅具有高效、廣譜及良好的根部內吸性、觸殺和胃毒作用,可有效防治同翅目、鞘翅目、雙翅目和鱗翅目等害蟲,并且既可用于莖葉處理、也可用于土壤、種子處理。
  所以,新煙堿類快速進入成長期。
  2000年以后,國內外農化企業爭相進入新煙堿類殺蟲劑的市場,研發和推廣力度之大,是其他任何品類農藥所沒有享受到的。在全球農藥市場上,新煙堿類也收到了相當的重視,并迅速發展出了三代產品,使它成了當時殺滅同翅目、鞘翅目、雙翅目害蟲的不二之選。
  吡蟲啉(銷售峰值達到12億美元)被拜耳開發出來不久,日本曹達公司生產的吡蟲清(莫比朗、啶蟲咪)問世,隨后噻蟲啉由德國拜耳和日本拜耳合作開發。然后就是內吸效果好,殘效期更長的噻蟲嗪(銷售峰值在2016年達到13億美元)由先正達推出市場,2002年日本武田公司生產了與噻蟲嗪及其相近的噻蟲胺。至此新煙堿類在農藥市場的龍頭地位被一舉奠定,新煙堿類可以防除的害蟲其他藥劑都無法替代。伴隨著第三代新煙堿類殺蟲劑呋喃型煙堿??呋蟲胺的問世,達到了傳統新煙堿類農藥的巔峰,呋蟲胺由日本三井公司開發生產,特點是廣譜、內吸效果好;不僅可用來防治蚜蟲、蚧等害蟲,還可以防治潛葉類、鉆蛀類害蟲如水稻二化螟、柑橘潛葉蛾等。
  從1995到2005的十年間,新煙堿類農藥產業鏈在國內快速發展,成為殺蟲劑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在2008年超過有機磷類農藥,成為占比最大的農藥品類,占殺蟲劑總量的21%(2008年數據)。但是部分產品(尤其是吡蟲啉)已經開始明顯呈現出產能過剩的危機,由于2006-2008年在長江中下游水稻區連續的稻飛虱爆發,煙堿類農藥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仍然是極具競爭力產品品類。
  事物總是盛極而衰,2007、2008年全國范圍內水稻褐飛虱大爆發,與水稻上多年連續使用吡蟲啉,導致褐飛虱對吡蟲啉產生極高耐藥性,進而失去防治效果有直接關系。尤其是在2008年多地反映水稻褐飛虱對吡蟲啉產生高抗性,經過南京農業大學沈晉良教授領導的兩遷害蟲抗性檢測實驗室檢測,吡蟲啉抗性達到1000倍以上。隨后,吡蟲啉成了至今為止第一個因抗性問題被停止使用的農藥成分。
  在國內繼2008年的火爆之后進入了2009年的低迷期,吡蟲啉由于供大于求,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也由于吡蟲啉在國內無限制長期和大量使用的結果,對害蟲已出現了越來越嚴重的抗性,使其防治效果大為降低。此外,也正是在這一階段在歐美部分國家研究表明吡蟲啉對蜜蜂等傳粉昆蟲有不可預知的影響,作為新煙堿類農藥杰出代表的吡蟲啉前途未卜。
  在此之后,新煙堿類農藥進入了成熟期。
  03
  新煙堿類農藥的成熟期
  在這一時期的標志性事件是吡蟲啉在拌種劑上的應用,新煙堿類的優勢被重新開放出來,現在幾乎所有的新煙堿類產品都在種子處理上進行了登記和推廣使用。
  由于吡蟲啉常規噴霧使用抗性產生,人們的目標轉向新的應用亮點。在這里不得不提起引領拌種劑文化的產品??高巧。高巧可以說是將常規產品進行營銷操作成就大品的一個典型案例。隨后涌現出了一系列的跟進產品:威遠福蝶、諾普信越眾、龍燈優伴等,從此吡蟲啉用在拌種劑上的突出效果獲得認可。
  吡蟲啉在土壤中可高效被植株吸收、可在植株中代謝為殺蟲活性更高的物質,且吡蟲啉逐漸分解后在非致死劑量下也可對害蟲發揮拒食和驅避效果;最大優勢體現在持效期長,尤其針對刺吸式口器害蟲及蠐螬等部分鞘翅目害蟲。在拌種應用中發現,吡蟲啉拌種小麥玉米、高粱等單子葉植物,可全生育期防治蚜蟲。這一應用也在噻蟲嗪、噻蟲胺等產品上得到驗證,到目前為止新煙堿類依然是最主要的種子處理成分。
  種子處理的應用給新煙堿類農藥帶來了新的機遇。在成熟期有了穩定的市場發展空間,使其一直保持最大殺蟲劑品類的稱號,銷售額也一直在30億美元以上。
  04
  新煙堿類農藥進入衰退期
  2012年以來,新煙堿類殺蟲劑對環境的次生影響越來越受到關注,新煙堿殺蟲劑作用機制與尼古丁相同,屬于內吸性殺蟲劑,用于破壞害蟲的神經系統。由于新煙堿類農藥使用范圍越來越廣,也導致蜜蜂、野蜂和其他昆蟲數量減少。如吡蟲啉、噻蟲嗪、噻蟲胺、呋蟲胺等對蜜蜂的急性毒性為高毒或劇毒,且具有亞致死效應;有效成分及代謝物在花粉和花蜜中殘留,導致蜜蜂種群減少,存活與繁殖能力降低;此外,吡蟲啉、啶蟲脒、烯啶蟲胺、噻蟲胺、噻蟲啉等還對土壤生態系統代表生物蚯蚓高毒。
  因此,多個國家和組織對部分新煙堿類殺蟲劑的環境風險進行再評價或限制使用,甚至禁用。歐盟成員國于2018年5月通過投票,確定將于2018年年底前禁止戶外施用對蜜蜂有害的3種新煙堿類殺蟲劑(吡蟲啉、噻蟲胺和噻蟲嗪);美國環境保護署取消了12種會傷害蜜蜂的新煙堿類農藥產品登記,2019年5月20日起生效,包含先正達、拜耳旗下產品。取消的12項產品登記中包含7項種衣劑,含噻蟲胺、噻蟲嗪的產品登記。
  新煙堿類產品的前景一下子暗淡了下來,作為最晚投放市場的呋蟲胺,似乎是生不逢時,沒有借上新煙堿類農藥快速發展的東風,卻趕上了禁用潮。
  作為新貴已然馬上是沒落貴族了,呋蟲胺前景如何,2020年又將面臨怎樣的市場變化呢?
  一起認識呋蟲胺
  呋蟲胺由日本三井公司1998年開發的第三代煙堿殺蟲劑,2002年在日本上市,2005年產品進入韓國和美國,2008年在歐盟上市,2014年在中國上市。
  呋蟲胺與其他煙堿類殺蟲劑的結構有所不同,它用四氫呋喃基取代了以前的氯代吡啶基、氯代噻唑基,并不含有鹵族元素;同時在性能方面也與煙堿殺蟲劑有所不同,所以稱為“呋喃煙堿”。該產品不僅具有觸殺、胃毒和根部內吸活性;而且還具有內吸性強、殺蟲譜廣、用量少、活性高、速效性好、持效期長等特點。藥劑對哺乳動物、鳥類及水生生物十分安全,對作物無藥害,可用于水稻、果樹、蔬菜等眾多作物的多種半翅目害蟲和其他害蟲,對刺吸口器害蟲有優異的防效。
  其具有以下六大特點:
  1. 殺蟲譜廣:可廣泛用于小麥、水稻、棉花、蔬菜、果樹、花卉等作物上,對半翅目、鱗翅目、雙翅目等害蟲有高效的防治作用。
  2. 對刺吸式口器害蟲有優異防效:不僅能在低劑量上顯示很高的殺蟲活性,還對刺吸式害蟲有優異的防效,主要用來防治蚜蟲、葉蟬、飛虱、粉虱等害蟲。
  3. 無抗藥性:呋蟲胺屬于第三代新煙堿類殺蟲劑,和別的藥劑沒有交互抗性,并且,呋蟲胺對已經因為煙堿類藥劑產生抗性的害蟲,防治效果更好。
  4. 持效期長:持效期能夠達到4-8周(理論上持效期可以達到43天),殺蟲比較徹底,從而讓害蟲復發的可能性降低。
  5. 活性高(滲透性強):呋蟲胺具有很高的滲透作用,可以很好地從葉表向葉內轉移,就算是顆粒劑在干燥土壤(土壤水分在5%為止)的條件下,仍然能夠發揮穩定的效果。
  6. 速效:能夠快速被作物吸收,并且廣泛分布在作物的花朵、葉片、果實、莖稈、根系等體內,如果把藥劑噴施到葉片正面和背面,一定程度上能夠真正實現正打反死、下打上死的效果。
  如此分析,呋蟲胺真正是一個很有潛力的產品,然而不論是國內銷量還是全球銷量卻并不特別突出,為什么呢?我們一起來看看。
  新煙堿類農藥現狀

  10種新煙堿類殺蟲劑在我國的登記情況如下:

  新煙堿類3157個登記證占了所有農藥登記證件的10%以上,是名副其實的大品類,登記作物數達到了187個,登記數量最多的是吡蟲啉51個、噻蟲嗪43個,而呋蟲胺也有20個登記作物。
  產品復配率最多的是烯啶蟲胺40.79%、噻蟲胺41.38%,呋蟲胺目前是26.55%,對于一個2014年才過專利期的產品來說5年的發展已經有187個登記證(原藥登記25個)呋蟲胺已經獲得企業認可。其中登記用于水稻的121個,占比75%,處于優勢地位;除此之外,呋蟲胺還登記用于防治黃瓜(保護地)白粉虱、薊馬,茶樹茶小綠葉蟬,番茄煙粉虱,甘藍黃條跳甲,西瓜蚜蟲以及用于室內防治蜚蠊等。
  作為一個在快速上升的新產品,但卻又是在一個處于衰退期的品類,呋蟲胺需要怎樣的戰略選擇,如何操作呢?
  呋蟲胺品類“點線面體”的戰略選擇
  在這里跟大家再次分享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判斷框架。這是一個非常簡潔的思考結構,叫“點線面體”。點線面體戰略分析是阿里巴巴曾鳴教授的理論:其實我們都有體會,努力工作的工資收益,遠遠不如2010年以前買了北上廣的房子;農藥創業者在這幾年也很努力,但是生意總是沒有華為、VIVO、OPPO手機店的好,賺的錢也沒人家多。
  為什么?
  因為即使一個人再努力工作,也還是一個點。一個月或一年的工資,賣農藥的利潤收入,只是一個點的努力成果。北上廣深房子的收益、三四線城市智能手機附著于一個快速崛起的經濟體上的點,這是一個線性周期的結果。
  回到呋蟲胺上,現在呋蟲胺所依附的新煙堿類在“點線面體戰略”上是不占任何優勢的,如果想獲得更好的發展,就必須找到一個更好的正在崛起的“面”。當前呋蟲胺主要的應用作物是水稻,但是水稻是存量市場,最多算是一條“線”,不能讓呋蟲胺獲得幾何級的快速突破。在農業上可以稱得上是“面”的趨勢,2016年以來一直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柑橘”。
  柑橘是我國僅次于蘋果的第二大類水果,在我國常年種植面積和產量分別保持在1950萬畝和1000萬噸左右,在全球分別排名第一和第三;僅廣西就有700萬畝,四川是600萬畝。柑橘面積如此擴大,柑橘品種逐步增加,柑橘市場價格比較穩定,因此柑橘用藥勢必會發生演變??農藥品種換代、用藥技術研究加大、企業對柑橘產品的登記增加,在這演變過程中廣西已經成為了全國主要農藥市場,那么接下來影響農藥市場格局變化的將是云貴川渝和兩湖。對于呋蟲胺產品來說,這就是戰略定位和布局的“面”。
  找到了呋蟲胺戰略著力點的“面”如何去突破呢?

  用一張表看看新煙堿類主要農藥的市場情況:

  從1993年發展到如今,新煙堿類的第一代代表吡蟲啉,第二代代表噻蟲嗪,都有過輝煌的歷程,但是第三代的呋蟲胺,卻始終是沒有家族“老幺”的榮耀,它一直在靜等機會到來。
  筆者預判隨著對新煙堿類抗性增加,呋蟲胺的優勢凸顯;隨著種植結構和病蟲害發生變化,呋蟲胺防效優勢明顯;隨著原藥價格下調,呋蟲胺性價比顯現。而且目前呋蟲胺缺少品牌產品,2020年將是呋蟲胺類產品在市場上乘風破浪的一年。風,毫無預兆地席卷整片曠野,撩動人的思緒萬千。
  但同時還需要看到,留給呋蟲胺翻身的時間并不多,更新一類的氟啶蟲酰胺、氟啶蟲胺腈、氟吡呋喃酮等已經緊隨其后了,所有呋蟲胺的發展不同于吡蟲啉、噻蟲嗪有足夠的市場教育、市場營銷、渠道布局的時間。呋蟲胺的時間就在2020年,市場營銷、渠道布局、品牌培養將在這一年集中完成,在呋蟲胺發展中那家企業能夠脫穎而出呢?
  未來呋蟲胺市場,誰主沉浮,拭目以待吧!
冰河世界12天困难攻略 8067982331674666137439864349922439329933876391722017109533342443751632975482450784124287298386469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