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世界12天困难攻略

滅生、滅荒市場需求量大 草甘膦組合制劑已飛速發展

發布日期:2019/4/11 9:08:37 瀏覽量:923

百草枯被禁,帶來的不僅僅是農民投資的提高,還有雜草防除效果的不確定性以及經銷商朋友對滅生類除草劑的技術要求的提升。原來百草枯一枝獨秀,草甘膦查缺補漏;現在是敵草快、草銨膦還不能支撐起市場需求,草甘膦的組合制劑有了飛速發展。
滅生、滅荒市場需求量非常大,而農民的整體用藥要求不規范,現在到了探討一下技巧措施的時候了。
網絡中有報道稱國外實行火焰殺草,屬生態防治,筆者并不這么認為。
農村禁止秸稈焚燒推行已有一段時間,雖然近期有報道稱東北有松動,但筆者在山東農村了解到,有專門的人巡查焚燒垃圾、柴梗,所以說,火焰滅草目前在國內難以實現。
并且,需要的是高溫火焰,安全性、配套設施沒有專門的監管指導;火焰滅草殺菌,殺草只是一時,不要忘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與農民的意愿有一定差異;而殺菌,是包含有益菌也一并消滅了,筆者并不看好其發展。
農村中對場院中的樹根芽、亂生雜草,有使用廢機油處理的手段,并且效果非常理想。筆者知道其只為了保持場院潔凈,農民把土壤環境污染忽視了,這種方法在農田及溝邊林地根本不能實施,不等推出也就死掉了,不僅僅存在環境污染的難題,火災安全隱患的加大更不會讓其發展。
草銨膦、敵草快處理
草銨膦、敵草快目前在市場上銷售尚可,并且一些企業大打營銷策略,對單劑產品,筆者并不看好。首先是殺草譜的原因,草銨膦對禾本科好于闊葉類雜草,敵草快殺闊葉類的效果優于禾本科雜草;其次是殺草速度雖比草甘膦快很多,農民對百草枯的認識根深蒂固,不能滿足其意愿;第三是性價比,這也是一個重要因素,花錢更多,效果卻沒有以前的好,農民需要一個接受的過程。
筆者對這兩類產品的失望是殺草譜的局限和徹底性。
草甘膦處理
百草枯時代,唯一與其搶占市場的就是草甘膦,因其徹底死根而讓農民信服,雖然死草速度慢,性價比還是超高的。
①草甘膦單劑
草甘膦單劑產品的劣根性是死草速度和應用范疇。但,對惡性雜草的防除徹底性使其有一定的市場。隨著國際抗草甘膦轉基因作物的發展,草甘膦的市場能進一步拓展。
單劑產品仍有不小的市場,規避藥效溫度、速度等制約因素的組合制劑越來越得到人們的重視。
②草甘膦+草銨膦
草甘膦與草銨膦的混劑算得上是優良配方,速效性提高不說,殺草譜也大幅改善,針對一些惡性的禾闊雜草都有較好的防效,筆者認為,唯一的缺陷是性價比偏低,也就是說使用成本偏高。
③草甘膦+三氯吡氧乙酸
三氯吡氧乙酸國內市場應用較少,并且原藥產能限制,未來幾年應有大幅提高。草甘膦與三氯吡氧乙酸的混劑,耐低溫性有了大幅提高,極大程度的擴展了殺草譜,對闊葉簇生類灌木也有很好的防除效果,并且對部分抗草甘膦的禾本科雜草亦有促進作用。此組合在小麥、水稻收割后應用,防除極惡性雜草是個不錯的產品,對下茬作物有要求。隨著生產廠家對三氯吡氧乙酸的關注,更多優秀組合將會涌現,筆者對此類組合產品充滿期待。
④草甘膦其他系列組合
草甘膦+二甲四氯鈉、2,4-D酸、氯氟吡氧乙酸、麥草畏、乙羧氟草醚等混劑或組合制劑,就是在殺草譜、藥效溫度、死草速度等方面有效改善草甘膦的缺陷。
甚至于添加精喹禾靈等防治禾本科雜草藥劑,提高對惡性禾本科雜草的防除,也有一定的效果。市場上草甘膦三元組合的藥劑有一些,整體的優勢還沒有顯現。
目前滅生類藥劑,草甘膦的組合制劑還是比較得到推崇的,性價比、殺草譜、穩定性,都讓人放心。滅生類藥劑的忽悠時代已經過去了。
甲嘧磺隆處理
甲嘧磺隆屬磺酰脲類除草劑,為芽前、芽后滅生性除草劑,適用于林木防除一年生和多年生禾本科雜草及闊葉雜草,或開辟森林隔離帶,伐木后林地清理,荒地墾前、休閑非耕地、道路邊荒地除草滅灌,如羊茅、黍、油莎草、阿拉伯高梁等。缺陷是殺草速度和殘效期問題,不宜用于農田除草。
環嗪酮處理
環嗪酮也是一類滅灌木類的除草劑,適用于常綠針葉林,如紅松、樟子松、云杉、馬尾松等幼林撫育。造林前除草滅灌、維護森林防火線及林場改造等,可防除大部分單子葉和雙子葉雜草及珍珠梅、榛子、柳葉繡線菊、刺五加、山楊、木樺、椴、水曲柳等木本植物。缺陷是死亡速度和耐低溫性,只是在大型林場或森林有所應用。
另外還有比較令人驚嘆的高壓電流除草、光化學除草、以肥除草、地膜除草、植物相克除草等趣聞軼事,在國內沒有真正應用過,且使用起來也能想象得到難度和弊端,不過值得大家期待。在果園、林地中,保持合理的雜草配置,有益于保持土壤透氣性、濕度、肥力等,可以借鑒國外先進經驗,沒必要對雜草一棍子打死。
筆者認為:選擇性的針對極惡性雜草防除能適宜植物生長。
總結了這么多種方式方法,雖然有報道稱國際市場在逐步取締草甘膦的應用,但在國內市場,筆者認為,性價比及實用性較高的還是草甘膦的組合制劑,為進一步方便農民的使用,也作此文章,希望引起同行關注并探討辯證,服務好中國農業。

冰河世界12天困难攻略